欢迎访问丫丫新闻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 > 新闻正文

OPPO系的“父慈子孝”局

时间: 2019-10-19 03:44:52 | 来源: 中国经营报 | 阅读:

OPPO系的“父慈子孝”局

周昊

5个月前,当realme手机进行国内首秀时,很多人认为这只是OPPO系内部补足千元级互联网手机的又一举措。但仅仅5个月后,realme便完成了自己产品线的高、中、低三档布局,并且在10月15日发布的旗舰级产品realme X2 Pro与OPPO的新品Reno Ace来了一次像素级的撞车。

还是在10月15日,realme发布会结束仅仅4个小时,同属OPPO系的一加也在北京发布了新品1+7T系列。算上10月10日OPPO发布的Reno Ace,短短5天内,OPPO系围绕高通855+平台、90Hz刷新屏等,一口气推出了3款从配置到定价再到目标用户群都极为相似的产品,为手机圈端上了一道“一机三吃”的菜肴。

擅长调侃的互联网用户为OPPO系冠上了“父慈子孝”“兄友弟恭”等反串式修饰语,而更为直白的描述则是“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”。“敢越级”的realme向国内3000元档“绞肉机”市场吹响了冲锋号,但这也意味着realme与自己背后的巨人OPPO产生了最为直接的市场竞争,而且还是在OPPO为其提供了一整套软硬件支持的背景下。

realme全球市场营销负责人徐起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我们不会避讳与任何友商的竞争,也不担心供应链会受到制约;realme有未来的前景规划,包括一些有可能被限制的领域,也会自己进行突破。

  底气还是“双刃剑”?

这是一场兄弟齐心的抱团突击,还是市场寒冬下的绝命死斗?与“不将就”的一加相比,崇尚“敢越级”的realme对中国市场有着更高的追求,而realme也围绕着这一目标开始了自己的全盘布局。

与一加一样,尽管realme在各种场合都多次强调自己是独立于OPPO的品牌,但realme身上的OPPO烙印却比一加更为深刻。

2018年7月30日,OPPO前副总裁李炳忠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《再次出发,realme》,正式对外宣布成立新手机品牌realme;继刘作虎之后,又一位OPPO高管在手机圈树立起一个新品牌。

2000年,刚刚大学毕业的李炳忠加入了步步高视听电子有限公司,从一名工程师一步步做到了公司总经理;在DVD市场开始衰败时,李炳忠又通过内部转岗负责起了OPPO的手机开发业务;离开OPPO之前的5年,李炳忠是OPPO海外市场的实际操盘人,这期间OPPO的海外市场也由最初时的3个扩展到31个。

李炳忠丰富的产品开发与海外运营经历,为realme选定了首秀的舞台——印度。而在微博公开长信《再次出发,realme》中,李炳忠也为realme描绘了未来的产品蓝图——将科技与美的融合带给全球年轻人。

凭借着OPPO在供应链及软硬件方面的支持,仅仅成立一年多的realme已经收获了1700万用户,在印度的线上市场,目前realme的份额也仅次于小米,名列第二。

分析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在做手机这个层面上realme并没有特别大的困难,中小厂商最难应对的供应链及软硬件问题都由OPPO提供,其“敢越级”的本质也就是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高配置的产品,如果没有OPPO的供应链支持,realme的“敢越级”是很难实现的。

以realme最新发布的旗舰级产品realme X2 Pro为例,通过与Reno Ace对比,记者注意到两款手机在外观层面唯一的区别便在于,后盖的LOGO位置及配色不同,其余如机身开孔、侧键布局等细节完全出自同一套模具;不仅如此,在整体的硬件配置上,两款产品亦更像是彼此的复刻版,仅在个别零组件层面采用了不同的方案。

徐起将OPPO的支持称之为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”,而与OPPO共享的供应链和生产便是realme的武器。然而在双方产生最直接的市场竞争之后,OPPO这把武器是否会变成伤害到realme的双刃剑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但徐起对于这一块并不担心,他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回应称,realme有自己的未来规划,与OPPO共享的供应链不会存在制约,一些有可能被限制到的领域,realme也会自己进行突破。

  realme的中国愿景

realme选定的3000元档价位是目前国内手机市场竞争最为惨烈的战场。当华为已经在4000元价位站稳脚跟时,3000元价位市场成为了OPPO、vivo、小米三家巨头站稳高端的必争之地。今年春季vivo新系列iQOO在该价位段大获成功,更是对OPPO及小米产生了极大的刺激。

尽管目前realme的主战场在印度,但在李炳忠眼中,国内市场的重要性依旧无可替代。

在今年5月realme首场国内发布会之后,李炳忠曾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回应称,国内品牌集中度太高,realme要做全球主流品牌,就必须要在国内有所行动,而realme的回归也为目前国内高度集中的市场注入新的活力。此外,李炳忠也提到,国内毕竟是realme的大本营,也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,而且在5G以及创新层面均领先全球,在国内市场站稳脚跟对realme的全球发展大有裨益。

经过5个月的运营,目前,realme在国内已经初步完成了高、中、低三档产品的布局,价位主要集中在1000~3000元区间;其先后在两款产品上采用的4种设计配色洋葱、大蒜、红砖、水泥等,亦开始在外观设计层面构筑起生活的气息。尽管realme对此颇为避讳,但从现有的市场反馈来看,“‘敢越级’等于性价比”“realme是OPPO子品牌”依旧是realme急需摘去的两大标签。

而与5个月前李炳忠声称不做线下、专注于线上不同,realme对于线下的态度亦发生了转变。徐起表示,目前很多年轻人采取了线下体验、线上购机的方式,因此realme在时机成熟时会考虑在线下进行布局。此外,徐起还透露,自今年8月起,realme就已经开始建立自己的线下售后站点,预计今年底会有300多家;并且第一家直营售后点会在杭州开辟,其余城市也将进行后续的完善。

前述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,售后服务此前一直为互联网品牌的短板,realme在初期便已经开始直营店与加盟店的布局,即便是售后服务,在线下也会产生一定的带货作用;此外,这也可以看出realme的国内目标绝不仅仅是部分小众用户,便捷的售后服务正是大众化品牌的要素之一,以目前realme的势头,跻身国产第五大厂商并非不可能。

OPPO系的左右互搏

从一加的“不将就”到realme的“敢越级”,其品牌口号的核心就在于为关注价格的用户提供更高性能的产品。在Reno Ace发布之前,3000元价位段的性价比旗舰也的确是OPPO产品线中缺失的一环。因而无论是此前的一加抑或是当下的realme,在产品矩阵上一直扮演着为OPPO补缺的角色。

从realme创立的时间节点来分析,彼时的OPPO Find X高光犹在,尚未停更的R系列也依旧沿袭着过去爆款旗舰的运营思路,刚刚上台的沈义人微博营销也并未开始,对于较少涉及的互联网市场,OPPO也只是做出了K系列的初步尝试。

realme在印度的异军突起,以及回国后在1500元价位段的血拼厮杀,客观上为还在构建Reno体系的OPPO补上了市场的短板。然而在严峻的市场形势下,OPPO加快了完善自身产品矩阵的脚步,这势必会导致OPPO与realme、一加出现“撞车”现象。

但一加的独立性却远远强于realme,二者品牌间的分隔也做得更为彻底。熟悉OPPO的用户均知道,OPPO手机系统本身便以保守、稳妥为特点,在极客用户眼中关注度一直较低。而一加在多年的独立运营过程中,确立了自己只做旗舰产品的定位以及系统接口开放的特色,在极客圈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。尽管在国内依旧算一个小众品牌,但一加在手机圈收获的关注度并不亚于其他头部厂商,一加的成功也正在于此。

相比之下,realme在各项细节上与OPPO都更为相似。“敢越级”加持之下的realme的确为用户带来了价格更为震撼的产品,但与其他品牌多次像素级的撞车,势必会给用户形成“低价版OPPO”的固有印象。这种撞车也会让OPPO与realme之间的关系更为尴尬。

在Reno Ace发布会时,OPPO相关员工曾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提到,品牌势能的强弱正在主导当下的市场竞争,OPPO已经补足了自身产品线的短板,接下来的一切将交给市场与产品来决断。

对于新生的realme而言,背靠OPPO固然可以拿出基本不会犯错的产品,但如果沉溺于OPPO的温室,缺失了自有特色的realme,其品牌势能又将来自何处?

李炳忠曾说,realme的“敢越级”不是打价格战,也不是主打性价比。但目前的realme想要剥离这两个词条,所做的还需要更多。

新闻标题: OPPO系的“父慈子孝”局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yayawudao.com/finance/78879.html
新闻标签:父慈子孝  OPPO

[OPPO系的“父慈子孝”局] 相关新闻推荐:

Top